币圈十年:重演的未来轮回的起点

未来几十年影响最大的科技已经出现!不过它并不是社交媒体或大数据,甚至不是人工智能,而是

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它不是世界上最华丽的词汇,但是我坚信它将是下一代互联网,并且给每一次贸易,每一个社会,每一个人,带来光明前景。

——唐·泰普斯科特(DonTapscott)

重演

2019年10月25日中央正式确立了区块链的技术和产业创新地位,一夜之间,区块链从“边缘科技”变成了和5G、大数据同等分量的未来基础设施,区块链的搜索指数应声暴涨了50倍,距离上一次区块链大范围进入大众视野,已经过去了快2年,而加密货币的市场也熊了近2年。

2018年1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其投资人内部微信群中表示要“拥抱区块链革命”并表示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随着消息的外泄,区块链的概念开始快速传播,随后,一个名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在春节刷爆了朋友圈,这个汇聚了创投圈和娱乐圈大佬的微信群,迅速让区块链进入了大众视野。

而似乎又是一夜之间,风停了,熊来了。加密货币市场迅速蒸发千亿美元,主流币跌幅均超过80%,而更多的号称未来百倍千倍的

同样在以这个速度跌至谷底,归零不再少数,典型的如玉红发起的XMX更是如割韭菜的教科书一般6小时暴跌1500倍,这个市场的残酷与混乱同时间被大众周知,而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第319次被媒体宣布死亡。

暴富的幻觉让不少自认为是时代弄潮儿的投资者当了韭菜,原以为自己要见证比特币“十万刀”,结果却见证了加密货币大熊的开启,从“区块链革命”到“区块链骗局”,中间只隔了几个“瀑布”,历史总在一遍又一遍的重演,当我们回头梳理那些比特币早期的参与者时,也依然发现,有人留有人走,亏的、赚的、庆幸的、后悔的、腰缠万贯的、黯然收场的,不一而足。他们的经历也许会告诉我们一些答案。

如果?2010

“如果当初没有卖比特币,我应该是很多电竞“战队”的老板了……”

约大霍聊天时,刚好是FPX电竞俱乐部夺得《英雄联盟》世界冠军的第二天,谈起这个让难掩的兴奋让他并不像一个38岁的人。

大霍的经历也颇为传奇:“16岁在电脑城卖墨盒、卖游戏外挂,2001年加入由网吧赞助星际争霸战队,拿了1年刚够温饱的工资和几个无名赛事的奖状,之后便开始了所谓的“创业”,40平米的城中村网游代练工作室,4台二手电脑,6个人,24小时轮班在游戏里做代练、打装备,打游戏币……”

就是这次看似如此不起眼的创业,让大霍在城市里落脚、结婚生子,接触比特币,然后错过了几十亿。

2005年,九游代理的暴雪大作《魔兽世界》上线,大霍和他已经发展到二十多人的游戏工作室全员进驻,开启了“金币农夫”的生涯。

但是当时国内对《魔兽》的狂热度比国外稍逊,于是他们又先后转战“台服”、“欧服”,最后在“美服”落脚,一边翻着英语词典一边打游戏赚金币,除去中介费、电费等费用,一个月的纯利润大概是2-4万。

后期由于运营商的封杀,他们取消了24小时的轮班,并开始按照美国的玩家的游戏时间上下线“工作”。从2005年到2010年的5年间,虽然魔兽打金的利润也开始越来越薄,大霍他们也开始进驻其他游戏,但他和国外的转包商们(支付中介)依然关系密切。

2010年底,大霍的转包商介绍了一个不用玩游戏,开着电脑运行软件就能得到的“金币”,并且还贴心的提供支付中介服务,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大霍成为了全国第一批BitCoin的矿工。

“我当时就想,还有这种好事,那就挖呗,好像GPU挖矿的软件也刚刚出,我们的机器也刚好,早上睡觉挖矿,晚上打金,那时还没有矿池,是后面价格起来了好像才有的矿池,我就自己SOLO,工作室电脑基本每天都能出几个块,虽然那个时候也不缺钱,但就是想卖,你想啊,一天白得个小几百不挺美的吗?没人关心区块链是什么,我们那个时候的概念,它就是游戏里的虚拟币,按照

,长期价格一定是往下走的,谁知道后来涨那么凶,再后来工作室关了去弄了个小矿场做了一年多,然后跟着折腾过矿机,最后,还是做了老本行电脑配件到现在,也算是实现理想了吧。有时也在想,开工作室挖的那些也有几万吧,如果我留到现在,啧啧,也许我会收购很多电竞俱乐部吧……”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这个还只能怪自己,那个时候差不多2年多时间,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去了解过比特币,更别提什么底层技术,还是认知吧(认知不够),就像现在依然有很多人不了解的电子竞技一样,即使有近千亿的市场规模,真正参与这个市场其中的又有多少,损失的这几十亿(笑),就告诉我了一件事情:永远别丢弃好奇心,也永远别放弃任何一个了解世界的机会……对,这个就是鸡汤,而且是很有用的鸡汤。”

“现在还多少参与点,没做交易,投了个矿场。以前做矿场的时候也留了十多个比特币,还有些莱特,也是当初挖的,这些没想着卖,就想留个纪念吧,以后也好和我儿子姑娘说说,你是怎么差点成为超级富二代的。”

大霍是大众早期参与比特币的典型,没有奔着财务自由去,更没有怀抱去中心的信仰,而就在他莫名参与了挖矿的几个月前,美国的程序员Laszlo刚刚用个比特币换回两张披萨,Laszlo更是GPU挖矿代码最早的撰写人,而近10年过去他依然是个富足且幸福的程序员。

比特币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有趣又能赚点小钱的游戏,最终,比特币也成为了他们人生中的小插曲,不足以改变什么,但值得铭记。

选择-2011

相较于2008年的“5·12”、“北京奥运”、“美国大选”、“金融危机”,随后的两三年间似乎没有那么多记忆点,但是一切都在酝酿,变革的时代也逐渐来临,无论小人物还是大企业,他们都将面临一次最为困难的选择,事实上是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次的选择将导向何处。

诺基亚在称霸手机十年后,在3G诞生的前夜被市场抛弃,仅仅只是因为选错了方向;360和腾讯的3Q大战以两败俱伤而结束,直接导致腾讯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和链接”,微信开始走向前台成为其的流量入口;2011年因为小米雷军的一句话,开启了全民找风口的时代,社交电商,移动物联网,大家都期盼成为风口的那只猪。在2010年年底,因为国内媒体《电脑报》首次介绍了比特币挖矿,更多人了解了比特币,一个小圈子也开始逐渐形成。2011年2月比特币与美元同价,一个月后因为GPU挖矿的兴起比特币又迅速跌回0.6美金,之后涨到了31美金,然后一个半月跌到4.77,后半年一直在2-10美金徘徊。

未来国内的币圈大佬们也开始了自己的选择,这个时段的进场者有个特点,他们都对比特币都有着强烈的兴趣和认知,比如一个名叫“QQAgent”的网友开始翻译比特币白皮书,并且和一个叫长铗的科幻作家共同创办了一个叫“巴比特”的比特币

网站,两年后,QQAgent创办了比特大陆,他的名字后来也被打上很多的标签,比如:矿霸-吴忌寒。

而长铗刘志鹏,未来比原链的创始人,却因为另一件事情被更多的人记住,2011年在问答社区“知乎”,有人提问:“大三的学生,手头有6000元的钱,想要做些小投资赚点儿钱,有什么好建议么?”长铗回答:“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可以预见,这个答案并不会有多少人赞成,而提问者当年最终选择了买银行理财及旅游,于是,他错过的了应该是人生中唯一一次暴富的机会。

2011年12月底的价格大概是3美金,汇率大概是6.3,6000元人民大概可以买到300多个比特币,如果提问者按照长铗所说,选择拿到5年后卖掉,2016年12月,价值168万RMB,而如果他再坚持一年,在2017年12月卖,这笔钱应该是2700万RMB,而如果在最高点附近抛出,大概是3700万RMB。错过机会的又何止一人,就在这个帖子下面,2013年时候已经很很多人建议提问者及吃瓜群众现在就买,而多数人依旧选择徘徊。

当然没那么多“如果”,“选择”的正确性是运气使然,同样也是强认知的结果,2011年李笑来在研究了比特币白皮书后买了2100个比特币,而刚经历暴涨与暴跌的比特币显然没那么快让他赚钱,但李笑来仍然在持续买入,后来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在2016年某次罗辑思维APP的直播中,“万币候”李笑来的一句话击中很多人:

“我现在都不看币价,午觉前赚了几个亿,午觉起来后,又亏了几个亿,心脏受不了。”

再到后来,EOS、录音门等事件,论圈内知名度也许无人能出其右。

很多人觉得李笑来应该是运气的宠儿,也有人说这家伙是个摇摆在泡沫投机和价值投资之间的投机者,一边说着“和时间做朋友,不要投机”,一边说着“一切皆可速成”,而割裂中唯一共通的只是他的认知水平,是对人性与财富的强认知,这应该才是这位“币圈首富”的唯一秘籍。

2011年淘宝比特币价格

和李笑来很相似的还有一个人,比特币中国的创始人杨林科,2011年5月知道比特币,6月搭建比特币中国交易所,2018年套现离场,虽然后来他站台BCD比特币钻石,人设也崩了一次又一次,但2019年他再次收购比特币中国,转型技术服务。也算是功成身退后的完满结局。

认知-2012

如果说李笑来和杨林科参与比特币投资是以投机为导向的话,那么2012年后诞生的一批矿机大佬应该可以称之为技术流的代表。

在比特币过山车似的的起伏中,矿机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从CPU挖矿到GPU挖矿,再到FPGA(GPU集成阵列)矿机,挖矿这件小事早已超越了中本聪的最初想法,2012年初,“中关村在线”甚至有篇文章赤裸裸的介绍了比特币挖矿:《比特币能赚钱,编辑带你踏上致富路》,随着ASIC矿机的问世,“矿机之年”真正来临。

最早研发ASIC矿机的蝴蝶实验室因为研发失败而臭名昭著,而嗅到机遇味道的国内研发者开始发力,烤猫(蒋信予)和南瓜张(张楠赓)几乎同时间开始了ASIC矿机的研发,他们一个是科大少年班的天才,一个是休学的北航博士生,一个通过“股票”众筹,一个通过预售筹集研发资金。

张楠赓第一个研发出了ASIC矿机-Avalon阿瓦隆一代,这台二手价格被炒到20万的矿机,让张楠赓实现了财务自由并转型芯片研发,随后,烤猫的矿机也完成交付。

阿瓦隆1代

两大矿机的霸主时代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转型为芯片生产商的张楠赓,催生出了大量的代工矿机,而专注于做整机的烤猫却因为芯片研发受阻而失去大量市场份额,直至2014年,烤猫的第三代芯片诞生,正当股东们都以为要开始大干一场时,2015年初,因为矿场出现问题正准备寻找新矿场的烤猫莫名失踪,悬案至今未解。

毫不夸张的说,烤猫和张楠赓开启了国内的“矿业”时代,后期很多矿业大佬,这个时期都是他们的股东或是合作商,比如最初通过投资烤猫公司股票而获利的吴忌寒就是在2013年成立了“比特大陆”。

而同时期还有很多矿机芯片的研发者,也因为专注技术而获得了了后期区块链发展的红利,比如后来BigBangCore的创始人一休。

而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连载阅读、小强矿机的创始人谢坚。

2012年谢坚还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笔名“疯狂小强”,因为正在创作的小说:《超脑黑客》的情节需要,从而查找了比特币资料,并把比特币和挖矿写入小说中,对比特币产生浓厚兴趣的谢坚购买了比特币,甚至号召读者参与投资,而他自己也在后来参与投资烤猫矿机、李笑来基金等等,而《超脑黑客》的少数读者甚至也因为这本书在实现了财务自由。

就像我们开始所说,他们因为偶然而接触,因为认知而获利,不少人依然活跃在这个圈子,成为众多韭菜羡慕的对象,但是羡慕背后跟着的词语一般都会再酸一句:“运气”,但韭菜们其实都忘记了,他们之所以能成功的重要原因,更多的也许是认知!

发源-2013

时间来到2013年,比特币最为神奇的一年,日后被誉为币圈发源地的车库咖啡,并不像后面所想的那么神圣美好,这里上演了信仰与******,同样也开始萌发骗局与欺瞒。

一场大秀从这年3月说起,刚卖掉“墨迹天气”的赵东已经加入车库咖啡成为其CTO,这家主打创业主题的咖啡厅成为了年轻创业者们最容易接触都投资者的地方,颠覆BAT成为最受欢迎的话题,无论是拿着PPT找投资还是拿着代码找合伙人的,总能在这里找到同好,路演、项目分享轮番上演,曾经有媒体评价当时车库咖啡是草根创业者的乌托邦,聚集了全中国最有想法的年轻人。

“2013年3月,美国留学生JakeSmith来到车库咖啡,提出以比特币付款,赵东欣然接受了等值的0.131个比特币”

“比特币买咖啡”这一举动成功引起了央视注意,并进行了采访报道,名声在外的车库咖啡,也吸引了更多比特币的早期参与者慕名而来,而事实上,留学生JakeSmith是李笑来的助理,而李的目的也很明确,让更多人了解比特币,并成立比特币基金。车库咖啡成为币圈的发源地,无论你承认与否,有一半原因要归到李笑来身上。

通过车库咖啡,早期参与比特币的很多人都成为布道者,指引着更多人加入,如今很多引路人早已功成身退,而当初的被布道者开始成为了后期传播比特币的中坚,比如我们熟知的二宝郭洪才。

2013年,本来是一心想用互联网卖牛肉的宝二爷,和他妻子金洋洋一起成功被李笑来布道,放弃卖牛肉,做矿场、做全国行、做媒体。

即使是现在很多人都无法理解是怎么样的动力让他赌上了全部身家“allin”,而他看似“憨厚”的外表,更容易让人相信这是“傻人有傻福”,但就是这个高考300分的高中生,不到半年就能用一口流利英语在达沃斯论坛舌战群儒,傻?其实只是表象吧。

2013年,徐明星成立交易所OKCoin,宣布交易免手续费;李林成立火币,注册就送比特币;另一边,库神钱包创始人孙泽宇3万投资比特币赚了100万;比特币从13美金涨到了1147美金,就在一切都在如火如荼蓬勃向上时,盛极而衰的寓言也终于降临。

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应声暴跌,比特币的第一个熊市到来,之后的一系列事件,比如泰国宣布禁止比特币交易、Mt.Gox被盗85万比特币等等,都在无限期的将熊市延长。

现在我们常听有人说,“如果我早点知道比特币…早已财务自由…”诸如此类的话,但实际上即使如此,又有几个人能真的穿越熊牛,实现几十倍的收益。2013年的岁末年尾,亏损的、******离场有何止几人。

错过-2014

2014年1月,在百度的比特币贴吧,这样一个帖子引起了大家注意:《刚刚48万入手100个比特币,记录我炒币的日子》,发帖人昵称“诺丁山的邂逅”,而他另一个币圈知名的称号叫“48万哥”,48万哥瞒着家人将全家准备买房的48万全部梭哈炒币,对家人称拿去做了理财,他以4800元的单价买了100个比特币,并称“短期不会卖出,除非翻倍”。

贴吧里的吃瓜群众多是看楼主笑话的人,鼓励总是多过做,大多数显然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乞丐屌丝意淫未来”、“做梦”、“笑死了”、“过1-2年成6万哥”。

仅仅4个月后,48万哥的心态接近崩溃,打算亏本卖出,而后,在帖子沉寂2年后,48万哥在2016年6月发帖称还没买,等回本,就在两天后这个长达两年的帖子迎来最终结局“我在黎明前夜割肉了,亏了18W卖掉了”。

随后比特币大牛到来,100个比特币高峰时期价值1200万,即使熊市中出售也有500多万。为48万哥扼腕的人不少,熊市坚持两年,依然在黎明前亏损离场。

帖子下的留言也让人唏嘘,关注比特币贴吧的人理论上都是2014年之前就接触比特币,但是这批最早的粉丝们怀疑和看笑话占了80%,鼓励与参与的也许不到5%……

这是2014年大熊市千万故事中的一个,这场漫长的煎熬中,太多人离场,虽然冬日依旧,新的萌芽也开始诞生。

2014年7月,江湖人称V神的VitalikButerin正式登场,以太坊开启“IPO”众筹,1BTC平均可以兑换到1500个ETH(兑换比例线性下降,从1:2000到1:1337),均价大概为2.8RMB。

对于多数人而言,ETH最多只是“一个想来圈钱的,有点意思的山寨币”,于是不少人继续华丽错过了区块链2.0的前排VIP。

当时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概念还没区分,国内的圈子里除了矿工就是交易所,所以在2015年前后最早深入接触ETH的依然是矿工,鱼池创始人神鱼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神鱼创建了国内第一个矿池—F2POOL,鱼池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ETH矿池,但他依然也有错过与迷失。

在后来的2018年,腾讯出了个视频节目叫《和陌生人说话》,第二季的第一集就采访了神鱼,虽然视频现在已经被下架,但其中部分片段依然在流传,比如神鱼一夜赚几百万,比如将价值几十亿的ETH卖了200万,再比如卖了价值千万的莱特币请朋友吃麦当劳之类,这类几夜暴富的故事因为让人充满了幻想而被大量传播。

但是在原版的视频中,还有更多在熊市和波动中跳楼自杀的故事、在暴富中迷失的故事,悲与喜从来都是结伴,事实上,我们今天看到成功者也许都应该有个统一的称呼——幸存者。

混乱

2015年底,已经上线了不少交易所的以太坊提出了ERC20代币标准,之后搭建在以太坊平台的应用——TheDAO的出现让人看到了智能合约和众筹的力量。

而与此同时,一直未得到太多重视的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火了,微软、IBM、摩根大通纷纷宣布接受比特币,全球的诸多金融机构开始对区块链和比特币展开研究。

看似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但实际上却是一场更为荒诞的加密货币狂潮,熊了两年后,比特币在2017年的一年间,就从800美金涨到了美金,涨幅近24倍。

即使是“94”的最强监管也没有阻挡大牛的前行,各种基于ERC20的代币层出不穷,在传统互联网用户平均获取成本超过200元的2017年,各种与区块链相关的APP只要发个没有任何价值的Token,就能将这个这个成本缩减为零,大量所谓的“手机挖矿”APP就是在这个时间积累了大量用户。

有的项目方月初还在为房租发愁,月中爱惜欧后全员身家百万,月末交易所上线身家再翻倍。

只有投资不了的项目,没有不会涨的项目,各种WX群、小密圈遍布着项目介绍、白皮书,群主们不带投项目都不好意思见人,再到后期,很多急于圈钱的项目甚至连白皮和网站都不做了,只要联系几个群主再承诺上交易所时间,居然就能轻松获得几千ETH。

更好笑的是,2017年底曾经有个为了讽刺行业混乱的“******链”(foolcoin)上线了个官网,foolcoin愿景:“******链将从******们通讯的协议层,智商的生物层出发,为整个******链行业提供健壮的******资源。追求骗光******们最后的血汗钱。最终目标是使得所有人都成为******,即实现共同******。”

即使如此,网站创建者还是错误估计一些人的智商,骗子真的去发币艾惜欧了,而且还圈了不少ETH,而网站创建者真的******了,急忙发表声明:

“傻币从来没有真正发行过币,请勿上当受骗,所有用******链为名的发币行为都与本人无关!”

就在这么几个月间,这圈子变成了技术天才、理想主义者、韭菜、巨鳄、诈骗犯、信仰者聚集的大杂烩。混乱,是2017币圈唯一的代名词!而狼藉过后一定是沉寂,是牛熊更迭的重演,新一局的游戏开始。

玩家落座、看牌、骰子离手

规则是零和博弈还是纳什均衡?

谁是什么角色?

谁又能成为本轮游戏中的获胜者?

是新的传说还是悲剧内核的喜剧?

一个新的未知路口,回头还是向前?

-完-

—-

编译者/作者:CoinBI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